口号:弘扬传统文化,振兴民族品牌!
北京 上海 深圳 重庆 天津 山东 江苏 安徽 浙江 福建 广东 广西 海南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河北 山西 宁夏 新疆 青海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内蒙古 香港 澳门 台湾

品牌之路热门标签:品牌故事,品牌口碑,广告语,宣传标语,宣传口号,中国十大名牌,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中国品牌节8.8,中国品牌日5.10,行业报告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品牌新闻 > 品牌新闻 >

青海春天多举措谋自救 张雪峰能否再挽狂澜?

更新时间:2016-04-08 23:01: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原标题:青海春天多举措谋“自救” 低调张雪峰能否再挽狂澜?

  正是在产品包装和资本运作的双管齐下下,顶着“冬虫夏草第一股”光环的青海春天在2014年宣布借壳上市,并最终在2015年6月完成。但短短半年时间,青海春天便屡遭危机,张雪峰能否渡过这次其可谓创业以来最大的难关?青海春天的命运将何去何从?

  尽管青海春天接连发布相关举措来避免公司“失业”,但目前来看仍然难脱困境。

  4月6日,青海春天接连发布两条董事会决议公告称,控股股东拟将旗下子公司三普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三普药业”)生产的多款产品的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春天药用”)以期为这一家刚刚借壳上市的企业完成“自救”。

  但去年10月才从智慧能源易手的三普药业,近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虽然在上个月底,青海春天获得了青海省食药监局换发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但这一被外界视为公司的“救命稻草”或仍难改变目前局面。

  作为一手将青海春天运作上市的幕后推手张雪峰,如今不得不面临着公司的生死攸关。

  多举措谋“自救”

  正身处“失业”风险的青海春天显然不愿“坐以待毙”。

  4月6日,青海春天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鉴于春天药用已停止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的生产,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藏荣恩”)拟将旗下三普药业生产的包括虫草五味颗粒、虫草参芪膏等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春天药用,春天药用也拟充分利用自身在冬虫夏草行业多年的研发、销售优势与三普药业开展相关合作。

  这一举措被视为青海春天“自救”的方式之一,但三普药业是否真能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却颇有疑问。

  此前,三普药业作为上市公司,在多年主营业绩不佳的情况下,于2010年定增并购了远东控股旗下的电线电缆资产,从而实现了转型。随后,原来三普药业的药业资产逐渐边缘化,并最终在去年10月被西藏荣恩以3.2亿元的价格收购。

  但根据当时收购草案披露的财务信息显示,三普药业主营业务已连续出现亏损。其中,三普药业2014年度实现营收886.8万元,净利润亏损2702.05万元;2015年度前8个月则依然净利润亏损1849.99万元。

  此外,上个月月底,一度被认为是“转机”的青海食药监局为青海春天换发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如今看来依然无法挽救青海春天。据了解,青海食药监局为青海春天换发的《药品生产许可证》的许可范围,并不包括公司主营产品极草5X纯粉片。

  除此之外,青海春天回复记者称,公司对于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的《公开信息告知书》中的多处内容仍持有不同意见,未来也将依法、合规地处理相关事项,“我们还会进一步加强与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积极沟通,申请公开《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等相关政府信息”。

  张雪峰的虫草“盛衰史”

  青海春天此次所面临的困境,或许也将导致冬虫夏草整个行业的由盛而衰。然而不论是青海春天本身还是整个行业,张雪峰的名字怎么也无法绕过。

  作为青海春天上市的幕后操盘手,以及极草行业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一贯低调的张雪峰鲜在公开场合露面,更极少与媒体有接触。但即便如此,仍可从其对青海春天的一系列股权操作,以及对极草的宣传包装中,看出其作为资本高手的蛛丝马迹。

  青海春天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张雪峰最初结缘极草的时间为2003年,那时他收购了青海唐古拉药业有限公司并出任公司董事长。更早之前,他的职业是一名律师和律所合伙人。

  2004年,青海春天成立。

  彼时,青海春天方面称,张雪峰在闭门两个月后,创造了虫草清洗净化技术,并以此逐步开发出现有的的极草产品,且同步将公司的目标客户定在了年收入在千万元以上的群体。由此,尽管极草产品一直饱受质量争议,但价格依然连年攀升,从而被外界逐渐归入“奢侈品”行列。

  一位了解张雪峰的人士称,由于他对公司有很强的控制欲,因此对于公司制定的走高端路线一直坚定不移。该人士透露,不论是对加盟商还是门店,张雪峰一直坚持不打折原则,即使自己购买也必须依照原价。

  在此基础上,为了体现产品的高端,张雪峰也为青海春天制定了有效的营销方案,并多年来耗费巨资在各大机场、五星级酒店等高端群体易出现的地点打广告。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仅近5年的时间,青海春天的广告费用便超过10亿元。在巨大广告投入的带动下,青海春天的营业收入也同步迅猛增长,该项数据一度从2010年的1.6亿元升至后来的逾50亿元。

  与对极草产品营销同步进行的,是张雪峰对公司股权的频频运作。根据媒体的统计,在青海春天借壳上市前,其共经历了11次股权转让和3次增资。其中,公司目前实控人肖融,与具有青海国资背景的青海四维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及颇具资金实力的北京中鸿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之间的几次股权来回转让,曾一度引起市场关注。

  正是在产品包装和资本运作的双管齐下下,顶着“冬虫夏草第一股”光环的青海春天在2014年宣布借壳上市,并最终在2015年6月完成。

  但短短半年时间,青海春天便屡遭危机,张雪峰能否渡过这次其可谓创业以来最大的难关?青海春天的命运将何去何从?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饶守春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品牌投稿 |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品牌之路 备案号:粤ICP备11091129号-1 本站信息完全免费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