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号:弘扬传统文化,振兴民族品牌!
北京 上海 深圳 重庆 天津 山东 江苏 安徽 浙江 福建 广东 广西 海南 湖北 湖南 河南 江西 河北 山西 宁夏 新疆 青海 陕西 甘肃 四川 云南 贵州 西藏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内蒙古 香港 澳门 台湾

品牌之路热门标签:品牌故事,品牌口碑,广告语,宣传标语,宣传口号,中国十大名牌,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中国品牌节8.8,中国品牌日5.10,行业报告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品牌新闻 > 品牌新闻 >

青海春天极草产品被叫停 或遭遇"失业"危机

更新时间:2016-04-07 17:26: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原标题:青海春天极草产品被叫停 或遭遇"失业"危机

  【青海春天极草5X“堰塞湖”困局难解】主营产品极草5X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后,青海春天可能遭遇“失业”危机。4月6日晚间,青海春天公告称,目前公司已停止了极草5X纯粉片的生产。而在此前,青海春天召开紧急董事会,制定四项措施意图力挽狂澜。不过,仓促之下的四个锦囊妙计恐是杯水车薪,且远水救不了近火。同时,极草5X纯粉片被叫停也使企业库存高企、终端动销不畅的矛盾凸显出来,“堰塞湖”随时有溃坝之险。(中国证券报)

  主营产品极草5X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后,青海春天可能遭遇“失业”危机。4月6日晚间,青海春天公告称,目前公司已停止了极草5X纯粉片的生产。而在此前,青海春天召开紧急董事会,制定四项措施意图力挽狂澜。不过,仓促之下的四个锦囊妙计恐是杯水车薪,且远水救不了近火。同时,极草5X纯粉片被叫停也使企业库存高企、终端动销不畅的矛盾凸显出来,“堰塞湖”随时有溃坝之险。

  事实上,近年来青海春天麻烦不断,被王海打假、被同行公开“叫板”、被消费者起诉,再到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主业,为什么受伤的总是青海春天?

  四大锦囊难解困局

  主营业务极草5X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的青海春天正经受煎熬,而同样经受煎熬的还有分布全国的极草5X区域合作商。虽然门店依旧在照常营业,但对未来他们倍感迷茫,“出事后厂家也没有特别明确的说法,只听说上市公司青海春天那边要召开紧急董事会,我们也在等消息。”某区域合作商王刚(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4月3日,王刚等来了西宁传来的消息:当日下午青海春天召开的第六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制定四项措施。其中,第一项措施是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其全资子公司三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虫草五味颗粒、虫草参芪膏、虫草参芪口服液、健肾益肺颗粒、健肾益肺口服液、利肺片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

  三普药业由西藏恩荣于去年10月以3.2亿元的价格从智慧能源手中收购而来。2010年9月,股票名称还是“三普药业”的智慧能源通过定增收购了远东控股旗下的电线电缆资产,从而实现业务转型,连年亏损的子公司三普药业则被逐渐边缘化。去年6月,一心剥离医药资产的智慧能源一度要把三普药业甩卖给一心堂大股东,流产后才由西藏恩荣接盘。

  从财务数据看,三普药业要救青海春天可谓杯水车薪。根据智慧能源去年10月发布的公告,三普药业注册资本为3.18亿元,净资产2.57亿元。2014年,三普药业实现营业收入7969.16万元,净利润亏损2702.05万元,2015年1-8月,三普药业实现营业收入886.8万元,净利润再亏1849.99万元。相较而言,截至2015年9月30日,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高达7.53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

  在大股东的此次出手相救之前,3月31日,青海省食药监局为青海春天换发的《药品生产许可证》,这一度被看作是青海春天的“救命稻草”。在将三普药业“六味虫药”的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春天药用后,控股股东后续有无可能将三普药业直接注入青海春天?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阶段,将还处于亏损阶段的企业注入上市公司显然不现实。同时,打假人士王海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拿到《药品生产许可证》也并不意味着极草5X纯粉片获得了新身份。“青海食药监局为青海春天换发的《药品生产许可证》的许可范围为:中药饮片(直接口服饮片,净制、切制),而极草5X纯粉片不在这个范围。”

  青海春天董事会抛出的第二个锦囊是“加强冬虫夏草原草系列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工作,并根据目前企业的实际情况和市场情况,尽快制订切实有效的营销方案,扩大产品销售、增加市场份额。”这对青海春天来说是一个矛盾的选择。

  以极草5X纯粉片起家的青海春天一度把冬虫夏草原草当成自己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并极力“抹黑”。极草5X让人耳熟能详的一句广告语便是“冬虫夏草含着吃”。同时,极草5X还从吃法、效果等方面贬低冬虫夏草原草。这种“损人利己”的宣传手段引起了冬虫夏草原草企业的公愤,如今已登陆新三板主营冬虫夏草原草的三江源药业董事长扎西才吉曾于2014年11月连发整版广告“叫板”当时青海春天总经理张雪峰:“只能含着吃,是将企业利益凌驾于整个行业利益、消费者利益之上,对整个冬虫夏草行业都是一种伤害。”

  青海春天也曾尝试销售过冬虫夏草原草,但因为没有“含着吃”的宣传噱头却依然卖出天价,消费者并不买账,无法融入营销体系也导致原草产品被极草5X最终抛弃。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在西宁调研时发现,极草5X专卖店尚有原材产品的展示模型,店员表示,“以前我们店里除了纯粉片外,也卖原草,就是这种水立方包装的净制冬虫夏草。但780元/克的价格太高,一直卖得不好,现在不卖了。”如今极草5X又恢复了原草的销售,但从极草5X天猫旗舰店尚未下架的原草产品销售记录看,几乎无人问津。

  此外,八项规定出台后,冬虫夏草原草市场一直呈量价齐跌走势,恐怕难以为青海春天扭转颓势。青海省冬虫夏草行业协会秘书长赵锦文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5年以来,各个规格的冬虫夏草价格又每斤下降了一万元,成交量则萎缩了三成,现在市场上成交量很少,今年价格如何还要看5月底新草上市后的情况。从上游来看,草山的承包价格继去年下降后,今年又下降了两到三成。”

  青海春天董事会另外抛出两个锦囊,一是加强、加快保健食品新产品的研发、报批工作,尽快投入生产;二是考虑适时通过开展并购等工作实现公司的外延式发展,保障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过,这对于亟需扭转困局的青海春天来说,似乎远水救不了近火。

  在实施“缓兵之计”的同时,青海春天选择“叫板”国家食药监总局。4月5日,青海春天紧接着召开了第六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申请公开相关政府信息的议案》,包括申请公开发布《消费提示》中所有产品(包括冬虫夏草原草)的监测检验结果、申请公开发布《消费提示》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及所履行的法律程序,以及申请公开《消费提示》中得出“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结论所依据的专家分析、研究数据、研究结果、临床监测文件等文件资料。

  库存积压成“堰塞湖”

  四大锦囊难解困局,极草5X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使企业库存高企、终端动销不畅的矛盾凸显出来,“堰塞湖”随时有溃坝之险。

  “今年的市场比去年更加惨淡,以前都是当年提货当年售罄,但现在很多区域合作商手里很多去年的货都还没有销出去,销售不出去的产品还无法向厂家退货。区域合作商库存积压不是个小问题。产品叫停后好比形成了一个‘堰塞湖’,现在极草5X天猫旗舰店的纯粉片产品已经下架,如果接下来极草专卖店也要关门的话,这个‘堰塞湖’随时都有可能溃坝。”王刚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5年上半年,青海春天给省级合作商和比较大的高规格合作商做了内部促销,也就是低价多量,通过降低价格鼓励合作商大额采购,而且降幅比较大,当时有很多合作商进行了囤货。现在极草被叫停,首先受影响的是合作商,一旦合作商闹起来,要求退货,青海春天将是墙倒众人推。

  区域合作商曾是青海春天极草5X创造销售神话的关键。青海春天表示,公司产品上市以来,形成了以区域市场合作商和自营结合的双轨制销售模式,在此模式下合作商与自营团队在渠道开拓与市场运营上相互配合、协同运作,形成了高效、持续的销售能力。此模式符合公司实际经营需求、产品特点和市场环境,能确保产品品牌与服务的统一性,保障消费者获得优质的服务体验。

  区域合作商编织的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使得青海春天创造“3年50亿”的销售神话,同时自身也获得了巨大利益。王刚表示,“2015年之前,很多区域合作商都从极草5X的经营中获得了巨大收益,年销售额千万以上的门店非常多。”

  不过,到了2015年,极草5X的销售神话开始破灭。与贤成矿业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时,交易对方承诺,青海春天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6337万元、39753万元、42656万元。2015年上半年,青海春天净利润大幅下滑69.91%,仅达到2015年盈利承诺的16.1%,这也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

  终端动销不畅、销售任务难以完成,也让区域合作商承受了巨大压力,王刚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5年之前,青海春天每年给区域合作商下达的销售任务都在增长,有时候增长率高达50%,完成率也很高。而2015年开始出现区域合作商大面积完不成任务的现象,今年青海春天第一次大幅度调低了下达给区域合作商的销售任务。”

  青海春天与区域合作商的关系也不再那般甜蜜。面对终端销售不力的局面,之前一直在不断扩充区域合作商体系的青海春天从2015年初开始对产品销售运营工作进行优化调整,截至2015年6月30日,青海春天合作商数量为173家,相比于一年前减少了14家。

  除了销售方面承受的巨大压力,北京、浙江、湖南、广东等地的区域合作商还因涉嫌虚假宣传,屡屡遭到打假人士王海和消费者的诉讼。今年2月2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消费者郑绍峰诉广州市广百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极草产品虚假宣传一案作出二审判决,进一步确认极草宣传构成欺诈,支持了消费者提出的三倍赔偿请求。

  在此背景下,青海春天试图与区域合作商达成更紧密的利益联盟。2015年9月,青海春天公告称,公司收到春天药用合作商自律委员会的《通知函》,合作商基于对春天药用产品、业务的了解和信任,看好春天药用的发展前景,拟出资成立资产管理计划,以合法方式投资取得公司股票。该事项已经春天药用合作商自律委员会审议通过,有关细节尚在研究论证过程中。不过,截至目前此事再无下文。

  终端销售不畅也给青海春天造成了巨大的库存压力。2015年上半年,公司期末存货为10.2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近55.8%。

  据了解,极草5X产品保质期均为36个月,从2015年上半年公司库存商品的库龄情况来看,虽然36个月以上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库存商品比例较小,但库龄在24-36个月的库存商品数量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到2015年前三季度,由于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及存货跌价损失,青海春天的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大幅提升了547.64%。极草5X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后,经营极草5X纯粉片已属“非法”。青海春天4月6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收到《告知书》之日前生产的极草5X纯粉片产品目前继续正常销售。不过,如果接下来出现全国性的关店潮乃至极草5X纯粉片彻底退出市场,存货跌价损失可能对青海春天的业绩造成毁灭性打击。

  公司3月29日公告称,冬虫夏草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可能导致春天药用面临生产经营停止的现实风险,并影响到其成品、半成品的消化,从而使公司面临产生巨额亏损的风险。如果现有极草相关产品被迫退出市场,广大合作商势必蒙受经济损失,还可能导致春天药用今年的冬虫夏草采购计划被迫停止,并可能影响产区牧民的直接收益。春天药用及合作商目前员工合计超过约4000人,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及合作商对员工的大幅裁减。

  “三宗罪”致麻烦不断

  近年来,青海春天一直麻烦不断,被王海打假、被同行公开“叫板”、被消费者起诉,再到此次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主业,为什么受伤的总是青海春天?

  “身份不明”成为极草5X纯粉片的“原罪”。阿胶、人参、冬虫夏草被称为“中药三宝”,目前A股市场已有“阿胶第一股”东阿阿胶、“人参第一股”紫鑫药业。由于阿胶和人参“药食同源”的身份早已明确,以此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借助资本市场平台获得了广阔的发展空间。而冬虫夏草,特别是极草5X纯粉片则没有这么幸运。

  2009年1月,极草5X纯粉片曾以“食品”的身份上市销售。2010年12月,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今年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的《消费提示》再次重申,“冬虫夏草类产品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

  失去“食品”身份的同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了《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极草5X纯粉片的身份从“食品”变为“中药饮片”。根据2012年8月15日发布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青海春天成为首批试点企业之一,为期5年,极草5X纯粉片的身份从“中药饮片”又变为“试点保健品”。2014年7月,青海省食药监局撤销《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规定冬虫夏草纯粉片的新身份为青海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极草5X纯粉片又获得一重身份。

  不过,到了2016年3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了《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而早在2015年7月1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便告知青海省人民政府停止冬虫夏草纯粉片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产品试点。至此,青海春天极草5X纯粉片两个临时的身份全部被剥夺,彻底沦为了“三无”产品。

  激进的销售策略涉嫌虚假宣传则成为青海春天的“第二宗罪”。2014年,青海春天正值顶峰,其对极草5X纯粉片的宣传也达到顶峰。当时,青海春天号称拥有《冬虫夏草的粉碎方法及制剂》和《冬虫夏草微粉片及其制备方法》两大专利。对于极草5X,青海春天表示,“分开定位粉碎技术,遵循中医理论,依据中药特点,方可达到虫破膜、草破壁,极阳、极阴释出,可以使冬虫夏草精华成分释放比原草提升至少7倍”。

  不过,“虫破膜、草破壁”在当时遭到了包括冬虫夏草之父沈南英在内的很多业内专家质疑。青海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冬虫夏草不存在什么‘破膜破壁’的说法。从我们实验室的数据来看,冬虫夏草的真菌细胞壁非常薄,而且容易水溶,放纯净水里72小时就自溶了,不需要什么‘破壁’。”

  极草在宣传中的破绽也被打假人士王海所抓住。自2014年以来,王海一直对极草穷追猛打,多次起诉极草合作商并举报相关部门。对于2015年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青海春天解释称,在公司与贤成矿业开展重大资产重组工作期间,部分职业打假人对极草牌冬虫夏草纯粉片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身份的一系列质疑、举报、诉讼以及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青海春天部分发明专利无效请求等事项,在一定程度上对产品的品牌造成了负面影响。虽然公司对该等事项采取了积极的回应说明、应诉等措施,但正常的销售工作还是受到了较大影响,也是导致公司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下降的重要原因。

  极草在宣传过程中还极力“去原草化”。在吃法上,青海春天指出“冬虫夏草低效利用阶段的五大误区”,直接吃、打粉吃、炖着吃、泡水嚼着吃等冬虫夏草原草的传统服用方法都被看作是错误的服用方法;在效果上,“超越7倍的效力释放,0.5克极草牌冬虫夏草微粉就可以达到滋补养生的基本用量,远超出冬虫夏草原草3克所能达到的效果。”这也是造成前述三江源药业叫板青海春天的原因。

  多重风险叠加则是青海春天的“第三宗罪”。借壳贤成矿业之前,青海春天便面临多重风险。根据公司公告,“风险提示”所列相关风险中,目前被触发的风险已达六项,包括最大的风险“青海春天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为试点产品的政策性风险”。此外还有“盈利预测风险”、“青海春天产品的质量风险”、“终端销售门店数量减少或者效益下降的风险”、“青海春天主要产品的消费群体相对较小的风险”、“青海春天未来营业收入及业绩下滑的风险”等。

  由于青海春天主业单一,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将近八成,抗风险的能力低。值得注意的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2012年发布时,除了青海春天,同时入围试点的企业还有同仁堂、康美药业、劲牌有限公司、江中药业。但由于冬虫夏草相关产品在上述四家公司中占比极低,几乎未受到波及。来源: 中国证券报

    最新资讯
    热门排行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品牌投稿 |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品牌之路 备案号:粤ICP备11091129号-1 本站信息完全免费查阅!